T-1104 (l-r) VICTORIA HAMILTON as Mum, OSCAR KENNEDY as Young Nigel Slater.jpg  

 

文/密絲飄

小時候,我是跟著祖母的。

現代人生孩子,似乎不時興給祖母帶了,說是老人家觀念過時,又不重視衛生——好吧,我承認這點不假,但那又怎麼樣呢?小時候,我香灰符水都不知道喝了多少,而且,總是吃發霉的年糕。

年糕在老人家的觀念裡不是好食物,沒營養又不消化,可是過年祭祖時總要買上一塊,一年一次嘛,總得買大塊點,免得擺上桌寒傖。奶奶省,準備的年糕是傳統市場買的陽春款,純粹是糯米和黃糖,沒有紅豆,舊曆年一過完,我便每天纏著奶奶要吃年糕。奶奶不讓我吃多,怕正餐吃不下,便削下那小小一塊,光用油煎成一大坨,有點焦、有點黏,香噴噴的,我隔三差五的討,奶奶隔五差三的讓我吃,從元宵吃到了驚蟄、驚蟄吃到了春分、春分再吃到了清明……年糕開始發霉,但刷去菌絲依舊美味。

後來奶奶老了,祭祖的大權移交到我母親手上,年糕還是有的,但不再是來路不明的貨色,變成了有牌子的紅豆年糕,其實不是不好吃,但卻不再是我期待的滋味。然後,拜拜的行頭越來越簡化,有好幾年我母親都不想再買年糕了,只是凹不過我成日的問,還是買了,奇怪的是我再也吃不完一大坨的年糕,總是兩口就覺得胃脹,母親於是說:「年糕是妳說要買的,不吃完會發霉」,於是再後來,我再也不提年糕的事了。

我是真真切切記得自己曾經非常喜歡過年糕的,其實不只年糕,小時候愛吃而不可得的東西多的是。像爸媽不准多吃的把噗、汽水、喜酒上的炸湯圓(小時候跟著大人去吃喜酒,那些什麼生魚片冷盤還是烏魚子都不是小孩子的愛,唯一期待的就是炸湯圓,那時只有喜宴上吃得到,鹽酥雞攤開始販售已經是我上高中的事了)…… 可是現在,都不再那麼喜歡了。汽水嘛,7-11就有,多買了兩罐不是為了好喝,而是為了湊點數,年糕嘛,不過是糯米混著糖,又有什麼了不起?

那時候我才突然發現,也許真正的美味,是要在你的心裡沒有還沒有被世俗的價值給汙染時,才能純粹的去感受那滋味的。

就像妳的生日,妳是情願男友帶妳去吃全台灣最好吃、但一碗只要七十塊的牛肉麵,還是漁獲明明不怎麼新鮮、但一個人要價一千八的日本料理?妳用來衡量他的心意的,是食物的美味、還是食物的標價?

就像每天要喝的咖啡,路邊飲料店的也許偶有驚喜,濃醇香厚,價錢又只得連鎖咖啡店的一半,但妳會願意天天喝那杯自動封膜上還有腦筋急轉彎的咖啡嗎,還是依舊走進連鎖咖啡店?妳用來衡量其高下的,是喝進嘴裡的滋味、還是印在杯子上的LOGO?

電影《吐司!敬美味人生》裡有一幕,是小男孩耐傑從他不擅廚藝的媽媽手中接過吐司的畫面,他咬下吐司的時候,臉上的表情像是得到了全世界,心中的os是:「無論如何,你無法不愛做這樣美味的食物給你的人。」

幸好他還是個孩子,我想。

就是要有那樣純粹的心,才能真正體會食物的美味,而不是食物的價格、取得難易、烹調手腕。如果你已經失去了那份純粹,只會覺得「有甚麼了不起,不過是吐司抹奶油」,但如果你還記得那些真心,就會明白,微焦的脆吐司、配上鹹鹹的奶油,是怎樣的人間美味。

甲上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